这个问题彭云飞(ID:Fly)回答过很多遍,他是个聪明且善谈的人,很清楚提问者想知道什么。所以,即便每次回忆都不那么美好,他也会耐心地从头讲起。从父母离异,成为跟着奶奶生活的“留守儿童”,讲到第一次走出老家重庆万州,到上海的餐馆做帮厨,再讲到好不容易进入第一家俱乐部,却因自掏腰包打比赛而花光了积蓄。

像小说故事里被一笔带过的那几年,在被大众看见之前,四处讨生活的彭云飞吃了很多苦。但这段难熬的经历不但没有击垮他,反而磨炼了他吃苦耐劳、不轻易言败的性格,也让他比同龄人更早地成熟起来。

在王者荣耀的职业赛场上,彭云飞取得的成绩令人艳羡。五年六冠,六个FMVP在手,他被称为“对抗路的尽头”。无论何时,每当队伍有需要,他总能站出来。回望来路,他认为五年的时间还不够。展望前程,他渴望再战五年。彭云飞说:“其实到现在,我每天想的还是怎么保持状态,怎么冲击冠军,我的初心一直没变。”

在职业赛场上,彭云飞经历过很多次对决。胜负乃兵家常事,这条赛场定律对他同样适用。有时输有时赢,他很少刻意去想。鲜为人知的是,一路走来,让他一直念念不忘的,是他刚成为职业选手时遭遇的三次失败。

2016年,已是王者峡谷高分玩家的彭云飞被一家俱乐部相中,正式开启了职业生涯。彼时,俱乐部内有多支战队,彭云飞加入了其中一支。刚踏入这行的他几乎没有任何渠道和经验,连比赛怎么报名都不知道,他想着有了俱乐部,就能跟着参加比赛了。

刚开始,彭云飞对于赛事、名次没有很强烈的感受,参赛也是抱着重在参与的心态。但没想到,首次参加线下赛,他和队友就拿到了第二名的成绩,头名是自家俱乐部的另一支战队。“当时,他们(胜者)在笑,我们笑不出来了,就很难受。偏偏是第二,以我这个性格,肯定是要证明给他们看的。”

不服输的彭云飞和队友们紧接着又参加了一场比赛,又输了。赛后,从赛场走回俱乐部,四五公里的路程,他们只讨论了一个问题:我们为什么赢不了。不服,所有人脑子里只有这两个字。

回到基地,五个人做了一个决定:再打一场。这场比赛在沈阳举行,为了去参赛,众人都掏出了“小金库”,凑了几千块钱,买最便宜的机票从上海飞赴沈阳。一下飞机,几个人就傻眼了,怎么这么冷,赶紧摸到一家小旅馆住下。为了省钱,五个人开了一间钟点房,勉强凑合着过了一夜。

彭云飞没想到,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。那场比赛,彭云飞和队友们止步八强。说得好听点是八强,其实从参赛到出局,他们不过只赢了一场。回忆起那次坎坷的沈阳之旅,彭云飞苦笑着说:“把我队友都打没了,回来的时候就剩两个人。”

那时的手游电竞产业处在“野蛮生长”时期,俱乐部管理、训练等各方面都不太规范。彭云飞所在的俱乐部也是一样,选手要自掏腰包打比赛,工资、奖金也难以兑现。拿不到好成绩再加上处境艰难,几位队友选择了退出。

彭云飞坚持留了下来,这个重庆小伙很倔,“我还是很不服,我就觉得我可以。”除此之外,俱乐部里大批志同道合的同龄人也是他留下的原因之一,“大家比较聊得来,都是热爱王者荣耀,热爱电竞,那种氛围我比常喜欢。”

命运没有继续为难彭云飞,坚持留在俱乐部训练的他很快迎来了职业生涯的转折点。

2017年,彭云飞所在的战队被QGhappy收购,众人从上海松江区的老基地搬了出来。乔迁新居,彭云飞的第一感觉就是:这才是我想象中的电竞俱乐部。新基地共四层,有办公区、食堂、健身房,甚至还有娱乐区。彭云飞忍不住感叹:“看着就很美好。”

最重要的是,训练和生活也不再像之前那么盲目,俱乐部帮众人重新规划了赛训流程和时间。按部就班地训练、休息,一切都走上了正轨。

进入QGhappy后,彭云飞换了个新的ID“Fly”,既代表了他名字中的“飞”,也暗含了他对未来的期待,他希望能够一飞冲天。那时的他没想到,这个愿望能这么快就实现了。

2017年7月,KPL(王者荣耀职业联赛)春季赛总决赛上,QGhappy以4比0力克AG超玩会,捧起总冠军奖杯。8月的王者荣耀冠军杯总决赛以及12月的KPL秋季赛总决赛上,QGhappy以两个4比2连夺两冠。次年的王者荣耀冠军杯总决赛上,依旧是4比2的比分,QGhappy蝉联总冠军。四度夺魁,彭云飞都是总决赛MVP得主。

2017年KPL春决,彭云飞(右)拿下首个FMVP。 重庆狼队俱乐部供图

彭云飞印象最深的还是2017年秋季赛总决赛。那场比赛中,QGhappy3比2先拿赛点。作为对手重点“关照”对象,第六局,彭云飞的花木兰被禁用。在对面已经锁定老夫子、东皇太一的情况下,彭云飞选择了露娜。“对面是两个克制我的英雄,但当时我没有别人了,就只有这个英雄,队友说选!气氛都烘托到那了,我就选了。”

在那场关键对决中,被克制的露娜还是“飞”了起来,残血露娜孤身拆掉水晶的画面也成为了很多人心目中对于KPL的经典记忆。“那场打得太激情了,点水晶的时候,我已经想着去跟队友拥抱庆祝了,耳机摘到一半,我想了想,不对,先A(普攻)完再说吧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彭云飞感慨还是会热血沸腾。

不过,没有谁能一直处在巅峰,彭云飞也是一样。2018年王者荣耀冠军杯结束后,他和QGhappy经历了一年多的低谷期。那段时间,队内进行了不小的变动和人员调整,指挥陈正正(ID:Cat)转会离开。

2019年KPL秋季赛,QGhappy再次站上联赛总决赛的舞台。虽然最终只拿到亚军,但对彭云飞和队友们而言,起码队伍已经有了向好的迹象。而在成绩回暖的背后,还有一个关于队员们自扇耳光的故事。

那个赛季,队伍训练赛表现一直不好。主指挥刘雪祥(ID:770)是个有话直说的人,看到队友犯错,他都会直接指出。但有的队友输了比赛后,因为心情抑郁不想说话,也不理刘雪祥,这让他十分郁闷。一次训练赛结束后,认为队友总是不思进取的刘雪祥爆发了。他先抽了自己一个耳光,而后无奈地说,就这几天了,如果上场也是输,那还不如不打。说完,他转身离开训练室,回宿舍收拾东西就要走。

这个时候,彭云飞主动提出一起去留住刘雪祥。“我就跟其他人说,我们去把他拉回来,我们还要比赛,他要是走了,我们比赛都打不了了。”因为平时总被刘雪祥批评,打野选手和中路选手都有些害怕,不敢去。见状,彭云飞直接把他们架了过去。

当着刘雪祥和众多队友以及教练的面,彭云飞先扇了自己一巴掌。“我那时候就很中二,打完,我就说:‘你们呢?’”随后,几位队友也用同样的方式表达了态度和决心。知耻而后勇,在彭云飞看来,队伍能走到总决赛,这次“耳光事件”发挥了很大的作用。“虽然我们训练赛还是输,失误还是多,但我们彼此接纳了,每个人都放飞了自我,团队也更加有凝聚力了。”

也是从这件事开始,彭云飞在队内的领袖作用慢慢凸显了出来。之后的冬冠杯总决赛,在刘雪祥被打蒙出现指挥失误时,彭云飞再次站了出来。他一边喊着“给我清醒点兄弟”,一边冷静指挥。巅峰对决,彭云飞的曜帮助队伍锁定胜局。

“那场比赛,我是爆发了一下,因为对手是猫神(陈正正),我老想赢他了。”彭云飞坦言,陈正正走后,队伍成绩一直不太好,队员们也因此遭受了不小的舆论压力。加上一年多时间没有夺冠,彭云飞压抑了太久。再进总决赛,他迫切希望能在老队长陈正正面前,能在众多观众面前证明自己。夺冠后,彭云飞忍不住哭着嘶吼:“我们回来了!”

这场关键对决过后,彭云飞更主动地担起了队内“大哥”的重担。他不再只考虑个人赛场操作、打法,也开始慢慢注意与队友的交往、关心队友的状态,“2019冬冠杯让我成长了很多,打完之后,我是慢慢在改变的,也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。”

2021年春季赛常规赛首轮,因为队伍阵容调整,“大哥”彭云飞坐上了替补席,随后,又被安排到了二队。

经过几年的起起伏伏,彭云飞成熟了很多。这次,他没有抱怨,而是积极与教练组沟通、复盘。最终,彭云飞总结出两点:一是对坦边英雄的战术理解不足,特别是猪八戒这样的常用英雄熟练度还不够。二是跟队友的比赛思路有冲突,赛场上经常出现战术执行不同步的情况。找到问题就解决问题。彭云飞开始加练猪八戒,并用这个英雄打进了巅峰赛前十。一有时间,他就去找队友聊天,交流对游戏的理解。

自认问题已经解决后,彭云飞又找到教练,表达了希望上场的想法。赛场上,牵一发而动全身,每次队伍变动都极为重要,而人员轮换更为关键,会同时影响多位选手的心态、状态。因此,教练让他再等等,找到合适的机会就安排他上场。

回到二队,小伙子的倔劲上来了,“一队干什么,我们就干什么,只要我们打得比他们好,我们就能上。”抱着这样的想法,彭云飞每天拉着队友训练,一切都向一队看齐:一队用了什么新英雄,二队也要用;一队赛后会拉着手复盘,那二队也要拉手。每天训练开始前,彭云飞还会拉着众人大喊“加油”,而且必须要让一队的队员听见。

当时,彭云飞在二队的队友杨帆(ID:帆帆)和钟乐天(ID:妖刀)认为上场遥遥无期,便把更多的时间用来打巅峰赛,提升个人实力。彭云飞就不停地劝,“我就跟他们说,高强度的训练赛可以帮你保持状态。而且到转会期,别人也会说,这个选手训练赛打得还不错。如果你想上场,必须通过训练赛去锻炼自己。”那时,二队很难约到训练赛,彭云飞主动站出来分担教练的压力,利用之前积攒的人脉,四处帮队伍约训练赛。

常规赛首轮结束后,QGhappy掉入B组。在第二轮开始前的短暂休整期,赛训组对主力阵容进行了调整,彭云飞、杨帆、钟乐天都等来了期盼已久的上场机会。“从B组开始打,才有意思。”登场前,彭云飞以一条充满自信的微博,宣告了回归。登场后,彭云飞不负众望,带队拿下九连胜,将队伍从悬崖边拉了回来。

2021年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,彭云飞拿到了职业生涯第六冠。此后,QGhappy被英超劲旅狼队足球俱乐部收购。身披重庆狼队战袍,彭云飞继续带队征战。

今年KPL春季赛总决赛上,面对“大魔王”武汉eStarPro,狼队没能再进一步,倒在了离总冠军奖杯最近的地方。提到那次被零封的惨痛经历,彭云飞没有闭口不谈,“我觉得队伍是能接受失败的,我们有时候还自嘲,说我们是总决赛输得最快的队。”彭云飞透露,赛后,他们总结了出现的问题,也对夏赛季进行了规划。

从第一次站在联赛总决赛舞台上,被观众的欢呼声吓到腿发软,到现在能够冷静处理赛场情况,坦然面对各种结果,彭云飞自认成长了很多,他边笑边说:“现在不但不慌乱了,反而有一种亢奋感、激情感和热血感。特别是总决赛前,我都想看看给我们拍的纪录片,因为每次都拍得很帅,非常好看。”

今年3月24日,是彭云飞登陆KPL赛场五周年纪念日。五年时间里,他一次次跌倒,凭着不服输的劲头又一次次站起来。面对再艰难的境遇,他也没想过离开,“我很热爱这个赛场,很享受每一次站在舞台上的感觉,而且我觉得我还是在状态的,也有实力去拼,最好就是再打五年吧。”

彭云飞:在我的印象中,有一名选手叫小壳(倪顺君),这名选手出装暴力,见人就打。他会给你一种很莽,但是莽中有细的感觉,你稍微不注意就会被他单杀,我觉得当时对位到这位选手,我是不敢太嚣张的。他就是会一直上来跟你打,打团的话,这样的行为可能会给我们机会,但对线给的绝对是压力。

彭云飞:不从事这行,说不定我现在已经是烧菜五年半的彭师傅了,就可以用我的勺去征服别人的胃了。

彭云飞:我想跟Gemini(郭家毅)双排,跟他双排,才能体验被带飞的感觉。他经常带我在钻石局、星耀局乱杀。我觉得现在的KPL联赛,Gemini教练也可以来做一下职业选手,以他的实力,很容易就可以上到首发(笑)。

彭云飞:历史最高分我忘了,反正每个赛季的分数都在2600左右。毫不夸张,我的巅峰赛最好成绩是全国第二,差10分我就成为第一了。那天比赛,我在赛场冲了,结果输了呀,唉,职业生涯差一点就圆满了。我要能在巅峰赛上到第一,我就没有遗憾了。不过有遗憾的人生才是精彩的,至少给了我往后冲的动力。

彭云飞:花木兰,因为花木兰,在赛场上确实陪伴了我很久,打出的高光操作也很多,最主要的是,我第一个(FMVP)皮肤都给她了,现在还有签名。如果我不选她,我觉得我是一个渣男,所以我决定(本命英雄)选她。

彭云飞:我会对自己说,你小子可以啊,上来就要一年三冠了。不要松懈,努力做自己就行了,在场上好好发挥,稳定发挥,做到把把MVP就可以了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